10万“老外”吐槽学中文上热搜,在线教外国人中

2021-04-03 19:38:40 外语培训 132

“这不就是学英语时候的我吗?”

最近,“外国人吐槽学中文”的话题登上热搜,阅读量达到1.6亿次。那些正“深陷泥潭”的中文学习者,将自己对汉语的困惑转化成无数表情包,也引起正在学习外语的中国网友的共鸣。

image001.png

外国人吐槽学中文(图源网络)

这些表情包多数来自某全球社交论坛的中文学习小组,在那里,聚集着超过10万名活跃的汉语学习者。

中国网友们也惊喜地发现,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学习汉语,并且遭受着和自己学外语时同样的“痛苦”。

与全球的汉语学习热潮相比,对外汉语教学市场却似乎一直欠点火候。

经过多年发展,除了官方主办的500多所孔子学院,民间的对外汉教机构仍然处于“小而分散”的状态,尚未出现行业巨头。

2020年全年,在线教育狂揽百亿元融资,各个赛道都涌现出头部玩家,而对外汉语的在线教育领域,也只有3家机构获得早期轮次的融资。

业内人士表示,国内在线教育的火爆让对外汉教市场嗅到新的契机,在线国际汉语教育是一片新蓝海,但民间的对外汉教行业依然面临着来自外部环境与自身桎梏的挑战。

汉语教育触网

在老汉教人眼中,教育“上线”并不是个新鲜事。

事实上,有着跨空间需求的对外汉语教学具备“在线教育”的天然属性,也是最早尝试在线教学的教育领域之一。早在2006年前后,就诞生了一批汉语网络教学服务平台,但内容与服务远不能及今日。

“嗨中文APP”联合创始人曹芳,已经从事汉教行业超过15年。她回忆起2006年前后,一家日本企业老板与她合作,搭建了在线汉语学习平台,她通过聊天软件远程给日本人进行中文教学。但是,囿于10多年前的技术与网速水平,教学效果非常糟糕。

曹芳说:“我们当时的直播教室用的是Skype这种聊天软件,但是网太差了,延迟卡顿特别严重,体验非常不好。”之后,随着中国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网产业飞速发展,线上体验也越来越好。于是,2015年前后,曹芳决定开拓线上业务,打造在线中文教育平台。

“我2015年~2016年做针对韩国的平台时,虽然国内网络发展很多,但还是不足够。2020年以后,明显感觉视频会议之类的都完全没有问题。”与曹芳一样瞄准线上市场的,不仅有个体的汉教从业者,还有一些规模较大的在线教育企业。

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注册在国内的在线汉语学习平台约30家,其中约有一半为近5年内成立。

2017年,在完成2亿美元的D轮融资后,青少儿英语教育品牌VIPKID就推出了面向海外青少年的在线汉语学习产品Lingo Bus。2020年12月,网易有道对成立于2018年的锦灵中文JingleLingo进行了战略投资。

除JingleLingo外,在2020年7月,主打AI智能学习的Super Chinese完成千万级人民币Pre-A轮融资。11月,针对海外青少年汉语学习的跨国公司LingoAce获得1300万美元A轮融资。与以往同期相比,融资数量基本持平,单笔融资金额有所增加。

但是,即使成立较早的几家公司,其融资轮次也停滞在天使轮或A轮,甚至已有公司官网“走失”,不再经营。

整个汉教市场的成长速度,似乎有些缓慢。

被动的市场

整体来看,有汉语学习需求的绝对人数并不少。

根据外交部记者会的数据,目前中国以外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约2500万人,“十三五”期间全球参加HSK等中文水平考试的人数达到4000万人次。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司长刘锦也曾在2020年表示,目前70多个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,中国以外累计学习和使用中文的人数达2亿人。

经过近20年的发展,中国已在全球162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500多所孔子学院。

本科、硕士专业均为国际汉语教育的Fiona,就曾作为志愿者在罗马尼亚的孔子学院工作了两年。

Fiona觉得,对于外国人来说,学汉语并不是一个刚需。“很多人纯粹为了兴趣来学,学了一两个月或者一两年以后觉得好难,没有办法再继续深入下去了,也就放弃了。没有一个利益去驱动他们一定要学下去。”

image003.png

“如何写中文”(图源网络)

另外,Fiona发现,与中国家长愿意花大钱让孩子学外语不同,外国人普遍不愿意将大部分钱投资在教育上,尤其是在中文学习上。

曹芳认为“汉语在线教学目前是一个新蓝海市场”。2019年,她联合开发的汉语学习APP在不做投放的情况下,就达到了151个国家和地区的自然下载数据。最近开始进行投放后,得到的数据是“每100个点击能带来20个下载和7、8个注册”。“所以这个需求肯定是有的,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转变(用户)免费学汉语的习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