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法语一把泪,到用时却降维

2022-06-23 08:24:23 外语培训 132

  如果有机会学一门外语的话,会学哪门语言?

  2022年5月29日,法国政府正式发布电子游戏术语使用规划,把那些由英语词汇组成的“游戏黑话”,一律替换成经过官方批准的法语版本,以此来保证法语的纯粹性。

  有网友戏称:玩个游戏,都能扯上语言的政治正确。不愧是你,法国。

  法国人究竟有多爱法语?七年前,我和同事去欧洲采访时,专程取道法国去卢浮宫泡了一天。进去之前,我俩找入口找了十分钟,好不容易见到个保安,于是她用英语问保安,卢浮宫的正门到底在哪。

  卢浮宫 

  一句简单的问路语,用英文说出口后,收获了对方的一脸嫌弃。

  我相信这个年轻的保安应该是听懂了,但这不妨碍他用最慢的速度、最不屑的态度,回应一个来巴黎旅游却满口英文的外国游客。

  僵持之下,我“粉墨登场”般用法语把她的问题“翻译”了一遍,结果收获了热情的回复:

  “太好了!你会说法语!这太好了……”

  态度之热情,回答之快速,实属罕见。

  法语学习血泪史

  关于法语,我大概可以写一部这门语言学习的“个人血泪史”。

  我是“踩线”选小语种作为大学专业的最后一批学生,也因为当年选择法语作为专业,“小语种提前招生”让我避开了高考独木桥,在当年3月就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  但入校后,我才发现这门语言“并不简单”。

  首先,在十七八岁读大学的年纪,零基础重新学习一门陌生语言,这对法语专业的大一新生来说可谓“难度陡增”。记不清上专业课时,自己和身边的同学用拼音标过多少法语句子的读音了。有时,我们甚至“中文直译”,晚安(Bonsoir)写“蹦丝袜”,再见(Salut)直译成“撒驴”,一堂课下来发现别的什么也没记,课本上密密麻麻,写满了稀奇古怪的“汉语注释”。

  专业老师要求所有人“先别看英语了”,因为怕我们这些刚进大学的“菜鸟”,在记法语动词变位、阴阳性时和英文“搞混”——事实上无须担心,学过法语的人都知道的一个事实是,英文其实相当简单,至少背单词时,你不需要去记某个名词到底是“雌”还是“雄”的。

  就我个人而言,最怕的不是口语,不是听力,也不是难度极大的法文写作,而是一个最具法语考试特色的板块:听写(dictée)。

  通俗解释一下,就是几百字的法语文章通过录音机读出来,每读一句会停顿几十秒,你就把听到的句子写下来。评分时,写错一个词,扣0.5分;分错一段话,扣0.5分。最绝的是,每句话的标点符号,录音机都会念出来,碰到一些复杂的标点,比如破折号、单引号等,你在极其短暂的听写过程中,会以为这是一个混在句子里的词,有时真会瞬间“懵圈儿”。

  每犯一个错就扣0.5分,百分制里一共占10分的听写,按犯错的多少,扣到没分为止。本人每次听写必“自主放弃”,后来和同学开玩笑,我说大家的“起点都不同”。“你们说从100分开始扣分,我从90分开始扣。”

  法国人对法语的自信,对于法语专业的学生来说,其实天天都在耳濡目染:课本教材里,反复灌输的都是都德的那句“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”;听力课上,经常能听到全世界人“学法语”的日常对话;口语课上,出生在法国北部城市卡昂的法语外教,会苦口婆心告诉所有人:“你们每个人都要有法语名!法语就是世界语,不要学英语,要学就学未来的语言——法语!”

  很难判断,这到底是培养你日常对话能力的法语口语课,还是一堂“法语传销课”。

  法语翻译:纽带+润滑剂

  大三时,系里辅导员告诉我们:“你们要做好毕业去非洲的准备。”

  这个“口径”和当初大一刚入学时,他眉飞色舞地告诉所有人“你们的未来是香榭丽舍大街”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