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考古百年:国际交流合作促世界文明“美美

2021-03-24 10:47:17 外语培训 133

  记者:孙自法

  以距今约7000至5000年的仰韶文化遗址于1921年发现、发掘研究和命名为发端,中国考古学2021年迎来诞生百年。

  一百年来,中国考古事业发展从无到有、由弱渐强,神州大地上雨后春笋般涌现的“满天星斗”遗址,通过一代代考古学家持续研究,见证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形成和绵延发展。

  这个过程中,中国考古的国际交流合作也稳步推进,包括走出国门开展玛雅文明、埃及文明等考古研究,在相互借鉴中推动中华文明与世界各种文明“各美其美,美美与共”。

  开放基因:中华文明具有强大包容学习能力

 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延续不断裂的文明,中华文明拥有并在传承中携带开放、包容的基因,这也为中国考古领域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奠定了历史根基。

中国考古百年:国际交流合作促世界文明“美美

资料图: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、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研究员出席考古学术研讨会。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研究员表示,中国文明是独立起源和发展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古代文化是一个封闭自足的文化体系。即使有高山大漠和茫茫大海的阻隔,中国同外部世界的文化交流从来也没有停止过。至少在西汉初年丝绸之路开通的两千多年前,中西文化的交流就已开始加速。张骞通西域后,中国与世界的交流进入第二个高峰期。

  他说,外来文化因素为中华文明的发展输入新鲜血液。中国成为东亚文明的发源地,既是因为中华文明具有强大的包容、学习和改造能力,也是中华文化自信的结果。

  同时,考古工作揭示中国古代的众多发明和中华民族伟大的创造精神,也展示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重要贡献。中华民族创造出璀璨的文化,丰富和发展了人类文明,也对世界文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。

  仰韶文化:中国考古大幕拉开由国际合作起步

  1914年,瑞典地质学家、考古学家安特生受聘任中国北洋政府农商部矿政顾问,在中国从事地质调查和古生物化石采集。

  1921年10月,他和中国地质学家、考古学家袁复礼等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发现史前遗址,开展第一次正式考古发掘,并按考古惯例命名为仰韶文化,这是中国首个考古学文化名称,标志着中国考古学的诞生,也由此揭开中国田野考古工作的序幕。

 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国外考古研究室主任李新伟研究员认为,受限于当时历史条件,仰韶文化发掘研究工作由中国和瑞典学者共同开启、实施,从广义上看,中国百年考古也是在国际合作的起点上一路发展起来,国际合作对中国考古的重要作用和影响由此可窥一斑。

  仰韶文化是中国新石器时代一种以彩陶为代表的史前文化,百年来,仰韶文化在全国有统计的遗址迄今已发现5200多处,主要位于黄河中下游一带、以秦晋豫三省为核心的中原地区,分布范围覆盖9省区。

  李新伟指出,仰韶遗址之后,安特生又同中国同行前往甘肃、青海进行考古调查,发现遗址近50处。他对周口店化石地点的调查,还促成后来北京人遗址的发现。

  从仰韶文化起步,到新中国成立前,中国考古学家这期间陆续发现山西夏县西阴村、安阳殷墟、日照城子崖和宝鸡斗鸡台等遗址,并进行发掘研究,其中,西阴村新石器时代遗址,是中国学者最早独立进行的考古发掘;安阳殷墟遗址,则是中国政府首次专门成立考古机构进行发掘研究。

  与此同时,由仰韶文化拉开中国考古大幕起,中国学者就一直关心中国文化的起源问题,他们发掘渑池仰韶、安阳殷墟、日照城子崖和宝鸡斗鸡台遗址,同时关注中亚和黑海北岸的考古资料,都是为了追寻中国文化起源。

  拥抱世界:考古合作从“请进来”到“走出去”

  李新伟梳理称,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考古学家因政治需要,曾经关心苏联和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的考古工作,但国际合作很少。

中国考古百年:国际交流合作促世界文明“美美

资料图: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国外考古研究室主任、科潘考古负责人李新伟研究员做学术报告。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

 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,中国各条战线都在学习苏联,考古学界也不例外。在此过程中,由于外交工作需要,中国学者不仅翻译苏联的教科书和教学大纲,也翻译一些中亚、西伯利亚的发掘资料和研究成果,主要关注社会主义阵营和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,并翻译介绍其他一些国家的考古文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