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东南亚语言中的梵汉借词看文化交流_清远市第一中学

2019-08-06 12:42:16 外语培训 195

  历史上,梵语和汉语都曾为东南亚国家的语言发展输出了大量词汇,对东南亚语言文化的丰富和发展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。

  梵语在各方面影响东南亚语言

  梵语是古代印度的通用语言。在世界所有古代语言中,梵语文献的数量仅次于汉语,有大量文学、宗教、哲学典籍留存于世。梵语是古印度上层社会流行的雅语。常与之相提并论的巴利语则是古代印度的一种通用俗语,二者十分接近,学界常统称为“梵语—巴利语”。本文所说的梵语指此概念。

  历史上,梵语词汇伴随宗教的传播大量输出到东南亚国家。在今天的泰国(老挝)语、马来(印尼)语等东南亚语言中,梵语借词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。下文选取一些常见词语为例略加说明。

  在政治领域,不少梵语借词已经成为该领域常见词,例子如下。Sri:亦拼作“Seri”,通常音译为“斯里”,源自梵文,原意为“吉祥”,用于对王公的尊称。在马来语里,“Sri”是常见的头衔用词或地名、人名用词。在马来西亚,封衔等级由高到低分别为敦(Tun)、丹斯里(Tan Sri)、拿督斯里(Datuk Sri)、拿督(Datuk)。其中,丹斯里和拿督斯里中的“斯里”即来源于此;作为地名最有代表性的则是文莱首都Bandar Seri Begawan(斯里巴加湾),马来语意为“尊贵的公爵城”。Rama:该词系梵文史诗《罗摩衍那》中主人公罗摩的名字。历史上随着佛教的传播,《罗摩衍那》流传到东南亚各国,对当地的语言文化和民间习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如现在泰国的曼谷王朝又叫“拉玛(Rama)王朝”。这个“拉玛”其实就是《罗摩衍那》里的“罗摩”,以此为尊号是为了说明其统治具有神性。

  文化领域,梵语词更比比皆是。在每年4月中旬,泰国、老挝、缅甸和柬埔寨等佛教国家都要庆祝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:宋干节(又叫泼水节)。这个词在泰(老)语里叫作Songkran。“宋干”意为旱季结束,雨季即将来临,祝福未来的日子风调雨顺。据学者考证,“宋干”一词起源于梵文,意指“跨越”或“向前迈进”。在梵语和巴利语中,bhasa表示语言。马来(印尼)语和泰(老)语都借用了这个词。在马来(印尼)语中,它写作bahasa,如Bahasa Melayu是马来语;Bahasa Indonesia是印尼语。在泰(老)语中,这个词则读作Phasa,亦指语言,如Phasa Thai就是泰语。在缅甸语中这个词读作Bhasa。在柬埔寨语(高棉语)中读作Phiesa。

  菲律宾历史上也曾深受印度文化的影响。据学者估计,菲律宾语(他加禄语)中约有25%的词汇来自于梵语。如“新闻”一词在菲律宾语中为balita(与马来语berita近似)就是源于梵语。

  在地名中,梵语痕迹也时常可见。泰国有很多名叫“武里”的地方,如吞武里、信武里、暖武里等。“武里”是泰语单词“Buri”的音译,即来源于梵文词根——pur。缅甸古城和旅游胜地“阿马拉布拉”(Amarapura)的名称更是明显。新加坡的英文名称“Singapore”也是源于梵语。其中,“singa”表示狮子,“pore”是“pur(a)”的变体,表示“城市”,合起来意为“狮城”。在马来西亚有很多城市是以“Jaya”为后缀名的,如首都吉隆坡的卫星城“Petalingjaya”及有马来西亚硅谷之称的“Cyberjaya”。追根溯源,“Jaya”一词来自梵语,意为“成功”或“胜利”。印度尼西亚的首都雅加达曾叫“Jayakarta”,意思是“凯旋之城”或“胜利之城”,后来才音变为“Jakarta”(雅加达)。

  起源于南亚次大陆的婆罗门教(印度教的古代形式)和佛教等,也给东南亚各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,语言上自然也有体现。“Wat”一词在东南亚佛教国家常用于规模较大的寺庙名称,如泰国的 Wat Pho(卧佛寺)、老挝的 Wat That Luang(塔銮)、柬埔寨的Angkor Wat(吴哥窟)等。这个词也是来源于梵语。

  其他各类词语还有很多,不胜枚举,这些都是梵语在东南亚国家语言中留下的烙印。

  汉语词汇丰富了东南亚语言

  中国与东南亚地区由于地缘关系,自古以来民众联系密切,文化交流频繁。汉语对于丰富越南语、泰语、马来语、他加禄语等东南亚语言的词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越南属汉字文化圈国家,历史上曾长期使用汉字(“儒字”)。汉语对越南语的构词、发音等有着极大的影响。据学者统计,约50%的越南语词汇源自于汉语词。在专业技术词汇中,汉越词约占 50%—60%。中泰两国自古就保持友好关系。明末清初以来,大批南方沿海一带华人到泰国经商谋生,与当地人通婚普遍。在这一时期,汉语对泰语产生了深远影响。泰国语言学家的研究表明,泰语词汇中汉语借词达到500个以上。这些借词多与食品或日常用品有关,如:guaitiao(粿条)、mee(面)、giao(饺)。中菲交往的历史也很悠久。菲律宾语中也吸收了不少汉语词汇。周振鹤、游汝杰曾编制了来源于汉语的381个他加禄语单词表,其中20%与食物、烹饪和物品相关,如bihon(米粉)、tsa(茶)、pechay(白菜)、lumpia(春饼)、hebi(虾米)、susi(锁匙)、lomi(捞面)等。马来西亚学者经调查统计发现,马来(印尼)语中借自汉语的词汇多达456个,其中名词占了约80%,而且几乎都是日常生活中具体事物特别是食物、用品等的名称,如teh (茶)、cawan (茶碗)、tauhu (豆腐)、mi (面)、sempoa (算盘)、kuih (糕)、mihun (米粉)、misoa (面线)。

  由于东南亚一带的华侨多来自闽、粤、琼等中国沿海地区,故东南亚语言中的汉语借词多是对汉语南方方言的音译。

  和平交往促进民心相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