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历程、经验、启示:新中国70年来‘共富’实践_河北乐亭第一中学

2019-09-10 16:18:17 外语培训 126

“历程、经验、启示:新中国70年来‘共富’实践_河北乐亭第一中学

华东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宋来致辞 本网记者 查建国/摄

  教育部思政课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、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钟明华教授,教育部思政课《原理》课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《科学社会主义》杂志执行总编、中央党校秦刚教授,全国经济哲学学会副会长、上海财经大学鲁品越教授,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拥军教授,上海科社学会副会长、华东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孙力等就“经济民主视阈下的共同富裕”“实现共同富裕需要着重思考和研究的问题”“‘共富’的难题与中国方案”“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‘共富’实践演进历程的评价原则”“价值观与发展观兼容的‘共富’”等议题作主旨发言。

  钟明华表示,“共同富裕”的实现方式问题,实际上就是如何实现经济民主的问题。“共同富裕”本质是一种社会的正义,即劳动者共同享受自身活动的过程和产物的一种状态。经济民主是经济活动过程与结果的合理状态。社会主义的核心要义是价值创造者对价值分配使用具有决定作用,这一点恰恰是社会主义经济民主的根本性内涵。钟明华提出,要实现“共同富裕”,我们应该从国家、社会和个人三个方面来推动经济民主的实现。从国家层面讲,要进一步深化改革,为实现共同富裕提供制度保障。从社会角度而言,企业应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,践行共享发展。从劳动力本身而言,应该提高权责意识,以主人公姿态积极投入企业管理,提升自身素质,提高民主参与和共享发展的能力。

  秦刚认为,共同富裕必须实现收入差距、城乡差距、区域差距的缩小。因此,我们必须在消除贫困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、改善民生、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、着力缩小区域差距等方面下功夫。秦刚认为,共同富裕不能简单理解为推进公有化程度的提高,我们应在“做大蛋糕”的同时兼顾公平,非公有制经济同样需要发展,解决收入差距过大问题更多应从制度和政策入手。

  鲁品越表示,剩余价值必然导致两极分化,两极分化势必导致经济危机和阶级斗争。资本主义国家为解决矛盾采取了全球化的方式,将资本主义国家发展为富裕的消费国,发展中国家发展为贫穷的生产国。而社会主义中国必须走符合自身条件、具有中国特色的共同富裕之路。社会主义国家可以介入市场,从始端创造性地寻找解决贫困的方法,那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具体体现在,加大公共产品的投入、深化产业结构改革、发展社会主义制度优势、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入、进行企业内部改革特别是金融机构的改革等五个方面。

  马拥军认为,社会主义财富除了个人财富,还有社会财富,除了物质财富,还有非物质财富。不同的历史阶段,财富增长的重心不同,改革开放以前,社会财富增长很快,但个人财富增长有限;改革开放之后,个人财富快速增长,但社会财富增长相对缓慢。温饱阶段我们所追求的财富形式主要是物质财富,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甚至进入更高级的社会发展阶段之后,人们的社会需要会急剧膨胀,例如归属与爱的需要,社会信任社会交往的需要等等。

  孙力表示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后,处理激励机制与共富需要、社会平等之间的关系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,一是全面深化改革,推进制度创新,创造既能够促进增长,又能够维护公平的制度;二是国家税收政策应发挥积极作用,通过有效的二次分配推动共同富裕;三是创造一种更高水平的公正文化,在全社会形成一种个人贡献与社会福利相适应的共识。